主页 > I蹭生活 >认真面对死亡 >

认真面对死亡

中国人平常很忌讳谈死亡,好像如果少谈死亡,它就不会出现似的。《论语》最后一篇〈尧曰〉篇,称讚古代的帝王治理百姓最重视四个事情。第一,民,就是老百姓;第二,食,因为民以食为天,这两点是跟生活有关。第三,丧,就是丧礼;第四,祭,就是祭祀,两点是针对死亡和死后的。事实上有生就有死,死亡是非常自然的事情。重要的是,怎幺面对死亡这件事呢?

人生在世,很快就发现三大挑战:一是痛苦;二是罪恶;三是死亡。每一位伟大的思想家,都必须回答这些问题。首先,人有痛苦,从生理上的疾病、衰老;心理上的生离、死别;朋友之间的误会、恩怨,直到人生有没有意义的痛苦。所以,人活着是为了追求快乐,这些痛苦是怎幺一回事,它是必要的吗?如果是必要的,需要这幺多吗?其次是罪恶,人活得好好的,为什幺要互相伤害呢?很多罪恶纯粹是为了好玩,西方中世纪大哲学家奥古斯丁(Augustinus Hipponensis,354-430 B.C.),他写的《忏悔录》,描述童年经过别人家的果园,门口贴一个「禁止偷摘水果」的牌子,他就偏要去偷摘,也不吃,就丢了。后来反省自己幼稚的心态,但小时候就是有破坏规矩的冲动,恐怕是一种反叛心理,也许是出于游戏的心态,造成别人的痛苦。像杀人放火这种罪恶,那就更大了,所以,哲学家对于痛苦、罪恶,都需要合理的解释,解释不一定可以解决,但至少让人了解之后,才愿意去面对它。

死亡更複杂,人死了之后去哪里?这个问题交给了宗教家。宗教家的解释大体是两种,一是死了之后还有轮迴,但是,轮迴的问题很複杂,如何轮迴?它的规则是什幺?轮迴的目的何在?需要多久?怎样才可以不轮迴?这些都是待决的问题。另外一种说法,人死了之后,这一生的行为要接受审判,决定上天堂或下地狱,最多中间加一个炼狱,这样公平吗?如果我这一生环境都不理想,所以做坏事;别人环境很顺利,所以他能做好事。因此,用一次决定永恆,所谓的永生,是天堂还是地狱,大家也觉得不近人情。像孔子这样伟大的哲学家,如果不谈死亡,怎幺算是哲学家呢?哲学是爱好智慧,真正的智慧一定牵涉到最后的真实,我们就要说明孔子怎幺看待死亡。

很多人都因为《论语‧先进》中,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而误解他不了解死亡。其实,孔子是因材施教,他认为子路这样的性格,不太适合研究文学、艺术、宗教这些複杂而深刻的题材。但是子路听到别人谈,他也想请教老师如何事鬼神?「事」这个字是下对上,古代一般用在三个地方:第一,事父母;第二,事君上;第三,事天,事奉鬼神。人死为鬼,鬼神是人类的祖先,超越人类的世界,事奉祖先是可以成立的。孔子知道子路不是真心发问,只是好玩有趣,他真正关心的是治国平天下。孔子跟他说「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你还不能好好跟人相处,怎幺可能跟鬼神好好相处呢?子路显然不太满意,就说「敢问死」。「敢」是谦虚,胆敢请问老师,什幺是死亡。孔子就说「未知生,焉知死?」你还不了解什幺是生存的道理,怎幺可能知道什幺是死亡的道理呢?孔子的回答是有延续性的,活着的时候跟人相处好,那死后跟鬼神也能好好相处。原理是一样的,要有礼貌,要非常真诚。了解生存的道理,活着好好珍惜每一天,死了之后也知道是什幺情形,所以,不能说孔子不了解死亡。

《论语》这本书,「生」字出现十六次,「死」字出现三十八次。如果孔子不了解死亡,怎幺「死」出现这幺多次?只是我们唸书的时候,不太喜欢看这个字,假装没看到。其实孔子是坦然面对人类全部的经验,怎幺可能脱离死亡呢?他长期以办理丧事为他的职业,经常看到别人老人家过世了,他怎幺会迴避这样的事呢?这个题材特别值得我们去了解。

丧礼是对待过世的长辈、亲人、朋友;祭礼是对待祖先,祭祀。孔子曾说「礼,与其奢也,宁俭。」(《论语‧八佾》)实行礼仪的时候,与其铺张奢侈,宁可俭约朴素,因为真诚的心最重要。接着他说「丧,与其易也,宁戚。」就是办丧事的时候,与其仪式周全,宁可内心哀戚,因为哀戚才代表对过去亲人的怀念。孔子很强调真诚,内心的情感才是外在行为的基础。这对于丧礼,后来他的学生曾参也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论语‧学而》)慎终就是指丧礼,古代都有规定,按照规定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追远是指祭礼,就比较複杂了,祖先真的存在吗?父母辛苦了一辈子,最后不幸过世了,子女为他们办风光大葬是合理的。孟子后来就说:「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孟子‧离娄下》)。

摘自《傅佩荣‧经典讲座──孔子》

Photo:Pink Sherbet Photography , CC Licens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