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蹭生活 >百鬼夜吟.第十七集.墓之恋 >

百鬼夜吟.第十七集.墓之恋

百鬼夜吟.第十七集.墓之恋

那年重阳节,阿义万般不情愿,跟父母家人去港岛东一个坟场扫墓,一路上不断抱怨。无心装载的阿义,在家人拜祭时,像魂游四海,心暗忖:「一年到晚要拜几次山?」然后,独自四处去看。

阿义百无聊赖地四处乱走,忽发奇想细看每一个墓碑,相片、生卒年等等。不知看了多久,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个墓碑。然后,就在这时被一个碑上的相片吸引住。

一个二十岁逝世的女子,相貌娟好,虽然阿义已经有同居的女友,都不禁冲口而出,说:「刘.婉.雯,真可惜,这幺年轻就死了。」再细心留意,她也只是三年前死的。他又想:「如果三年前认识到妳……」

「就好了。」阿义不知道是自己的心声,还是幻觉甚幺,总之就出现了一把声音,说。阿义定过神来,望望四周也没有人,不禁心寒起来,就回去找家人。

扫墓完,阿义感到很疲倦,就跟家人道别,回去跟女友同居的家。傍晚时分,他回到家中,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与阿义同居的女友阿淇,由于要工作,并没有跟阿义去扫墓,晚上九点左右才回家。她回家途中,曾打电话给阿义,却没有人听,又打给阿义的家人,得知阿义早就独自回家,有点担心。

阿淇回到家,一开门只见漆黑一片。由于他们同居的家,只得百零呎,没有甚幺间隔,她透过门外走廊的光线,隐约看见男友在床上。她心想:「这幺早睡?」

阿淇怕打扰了男友睡觉,没有开灯,悄悄走近时见男友侧身背向着自己,一只手在腰间左右的位置,并发出与她做爱的所发出的呻吟声。她心感不快,男友竟不理她回来,在自慰?

当阿淇走近,好像看到有些甚幺在男友腰间前消失了。这时阿义发出了高潮的呼叫,阿淇就气上心头就上前拍醒他,怒说:「喂!你想点呀?」

而阿义好像梦中醒来般,说:「咦?……妳回来了?」

阿淇感到无奈,说:「唉!算喇。」说罢,走到厕所。阿义不明就裏,却因太累,再抱头大睡。阿淇梳洗过后,见男友又再睡了,也跟着去睡。

这晚下来,没甚幺事发生过。

第二天一大清早,阿淇又要返工了。在她离家时,阿义还是在睡。到了晚上,阿淇收工回家时,又是打电话给阿义,竟也是没有人听。

阿淇再次回到家,一开门同样只见漆黑一片。这次,她不理会否打扰男友睡觉了,立即开灯。她清楚看见男友侧身背向着自己,一只手在腰间左右的位置,同样发出与她做爱的所发出的呻吟声。

她怒再从心起,行近床边,喝道:「喂!」

然后,阿淇不能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东西。在阿义腰间前的位置,一张灰白的脸,正在为阿义口交。灰白的脸瞄了阿淇一眼,诡异微笑了一下,就在她面前消失。

「哇!」阿淇吓得尖叫狂呼。

阿义被她惊醒,若无其事地问:「淇,发生甚幺事?」却只见阿淇跪坐大哭。

阿淇哭着不断说:「走呀!走呀!」

阿义一脸冤枉,扶起阿淇,安慰说:「走!好,我走。」

阿淇说:「不,不是!我们一起走。」阿义点头,扶着她离开。

两人离家后,阿义见阿淇似乎情绪稳定下来,再问:「淇,刚才发生了甚幺事?」

阿淇说:「阿义,你撞鬼呀!」说着神情有点惊恐。

阿义表现出难以置信,说:「我撞鬼?」

阿淇望着阿义的面色憔悴难看,也不知怎说,说:「唉!总之今晚不回家了,明天同你去找师傅帮手。」接着,才跟阿义说出这两天所见到的事。可是,阿义表现得支吾以对。

这晚,两人在时租酒店过夜,没有甚幺事发生。

翌日,阿淇找了妈妈帮忙,妈妈介绍的一位师傅给她,两人就去处理这件事。中午前,两人到了师傅的道堂,等了半个钟左右,师傅就出来了。

师傅望着阿义,这一张面色苍白、额露青筋的脸,完全是纵慾过度的样子,讶异地说:「吖!你都好彩了,命不该绝啊。」

阿义说:「我真的撞鬼?」

师傅冷言道:「你记到过那里嘛?有没乱说过甚幺话?」阿义一听,就记起在坟场的事,如实说出来。

阿淇恍然大悟,说:「原来那女鬼是这样跟你回家?」

师傅说:「不是跟他回家,而是迷着他,那女鬼现在都在这里。」阿淇惊得退在一旁。师傅转望向阿义,续说:「幸好你们早发现,不然你死定了。」

阿义不知所措,说:「真的这幺大件事?那我要做甚幺?」

师傅笑道:「都说了你们早发现,不难处理。」接着,师傅在道堂做了场并不複杂的仪式,再向两人讲解接下来要做甚幺方法化解,两人细心听着,说完就叫他们离去。

当日下午,两人依照师傅说的做法,回到坟场,对着刘婉雯的墓碑道歉跪拜,再烧了一些金银衣纸,此事就告一段落了。

百鬼夜吟@Youtube Channel:


(图片来源:Au Manwen~commonswiki|CC BY SA 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