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蹭生活 >百万签名埋葬莱纳‧黄德睡纸皮剩一支旗 >

百万签名埋葬莱纳‧黄德睡纸皮剩一支旗

百万签名埋葬莱纳‧黄德睡纸皮剩一支旗(吉隆坡14日讯)以黄德为首的绿色盛会驻扎在独立广场的这22天以来,每日都成为吉隆坡市政局“虎视眈眈”的目标,迄今已3次充公帐篷、旗子、椅子及床褥等物品,以致他们如今被迫以纸皮为“床褥”而睡,就连象徵绿色军团精神的绿色旗帜也仅剩唯一一支。黄德扬言:“若市政局再来,一样东西都不再让他们带走,叫他们的市长来找我。”黄德说,在市政局执法官员充公物品当时,他将最后一支绿色旗帜紧握在手,官员不敢碰他,所以唯一一支旗帜才得以保留。紧握绿色旗逼退官员他指出,其实官员态度得宜,仅希望绿色军团给予合作和配合,让他们完成任务即可,以便能向上司交代。曾有一名官员要求充公帐篷,不断询问“可以吗”,黄德回应说:“这里有老人和小孩,你试试拆掉看看”,官员就此停手。週六上午,有两名市政局官员现身在不远处,黄德上前寒暄几句,不久后官员便笑着离去。黄德说,这两名驻守独立广场一带此趟到来是提醒绿色军团将帐篷藏好,以免他们再次“开工”充公。本月19日正是中秋佳节,寓意“月圆人团圆”的重要日子,但绿色斗士背负完成100万个签名的艰鉅任务和使命,放下庆祝佳节的雅兴,一切以签名运动为先。黄德週六受访时说,週五晚有一班支持者远从南马而来,原本有意提早庆祝中秋佳节,惟遭他婉拒。“现在不是庆祝中秋节的时候,我们有重要的任务在身,正值为收集100万个签名的奋斗时期。”他忆述,往年的中秋节是他在家乡与家人团聚庆节的日子,惟今年必须以任务为先,庆节为次。许多志愿者週六没上班,亲抵独立广场呈交签名。不过,天不作美,时而风云色变,时而艳阳高挂,令绿色军团必须眼看四方耳听八方,留意执法官员的动静之余,还得及时打包包裹,竖起帐篷,以防雨水来袭。希望中秋节达标週日是由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拿督沙拉瓦南主持的“2013年奥运竞赛跑”,较后9月16日是马来西亚日,因此绿色军团重整策略,向100万个签名的目标冲刺。黄德说,绿色军团分阶段设定了一定的期限,上一次的期限是8月31日的国庆日,这次则是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我们设定这个期限为达到100万个签名的目标,我们在国庆日当天收集到约5000个签名,希望週日能突破这个数字,至于下一个期限则是中秋节,我们希望能越早达标越好。”此外,黄德呼吁下载签名表格的志愿者儘早将表格交到绿色军团手中,以及早收集签名的数量。“共有上万人下载了签名表格,我知道他们打算收集到一定的数目或到期限时才交表格,但我希望他们能`有多少,交多少’,好让我们能儘早统计数目。”与此同时,在这紧要关头,黄德也指示在全马各站执行任务的志愿者,必须每晚报告最新数目,时刻更新消息。盼国人醒觉自发签名黄德披露,早前有自愿者因错过指定时间(国庆日),而含泪带着两个签名赶抵独立广场,让他深感安慰。“多少个签名不是问题,而是在于那份力量;我们要的是签名者的`心’,不是他们的签名而已。”他强调,曾有志愿者问,为何他不全国跑透透,以催谷签名的数量;他回应,他希望国人自身能具备公害醒觉意识,自动自发。“也有人问我,为何不直接透过网络签名就好?我回答,我们要国人透过亲身行动来感受,而不是靠虚拟世界。”他续说,凡事必有第一次,当人们愿意跨出第一步,为社会和国家献些绵力,未来就会有第二步,而且会越行越勇敢。“有不少人拍拍我的肩膀,说会支持我,但我需要的不是支持者,我们需要的是志愿者。支持反公害不是对我负责,而是对自己负责,公民社会的基础建立于人们的醒觉意识。”另外,黄德指出,当中不乏抱着好奇心的友族趋前询问这项签名运动看似以华裔为主,有否其代表性,他耐心地向他们解释,该签名运动并非以各族的数目为考量。“当我们将这份签名交给国际单位时,并不会指明华人佔多少,其他种族佔多少,这整份东西代表的是`马来西亚人’,我们不玩种族游戏。”数中医义诊助调理身体黄德与约10名志愿者在这22天里,24小时以蓝天为被单、树荫为屋檐、泥沙为床垫,自签名运动开跑以来,黄德几乎不曾停歇过,多日来北上南下、环境不理想及睡眠不足等,导致黄德的健康一度亮起红色讯号。黄德说,上週因操劳过度,导致肠胃不适,当身体不适的消息在社交网络上传开来之际,有数位中医自荐为他义诊。“后来接受中医治疗后,我的身体短短一天内康复,总算能继续完成使命。”睡眠不足影响健康由于医生曾嘱咐黄德不应饮用咖啡和茶,因此绿色军团时刻严格把关黄德的饮食,不过,有志愿者笑言:“医生说他不能喝咖啡和茶,他还是会偷偷喝”,蹲坐在侧的黄德不禁莞尔。‧2013.09.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