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蹭生活 >百万穆斯林才2 >

百万穆斯林才2

根据统计,全世界穆斯林人数逾17亿,每四人当中就有一人相信古兰经所说的「安拉」(即伊斯兰教徒)。「福音未及穆斯林族群」超过1000个,其中有150个族群人口数超过10万人。有很多族群当中完全没有基督徒,平均100万名穆斯林当中,才有2-3位宣教士。

台湾前线差会三月24日在中华福音神学院举办「跨文化宣教的处境化议题—以穆宣为例」教牧研习会,呼吁要有更多工人为了穆斯林的福音需要,回应主的爱,进到他们当中,「以爱心和尊重,邀请穆斯林跟随耶稣基督」。

聚会邀请香港前线差会总干事胡乐文牧师就「福音处境化与异端」及「局内人运动(Insider Movement)」进行专讲。胡牧师表示,就穆宣工场上的实况,伊斯兰教是结合穆斯林社会及生活各环节的信仰;而「穆斯林」这个身分,与他们的家庭和社会是完全融合的,当一位穆斯林接受耶稣,并承认圣经的权威后,若要公开宣告脱离穆斯林这个身分,就具有「与整个家族及社会断裂」的象徵意义。所以许多穆斯林的「归主者」,会以「尔撒跟随者」的身分(可兰经称耶稣为尔撒)来向本地、本族、本家的同胞作见证,把救恩带给族人。

百万穆斯林才2

邱显正牧师

尔撒跟随者 传福音给族人
胡牧师说,穆宣中的「局内人」(或称圈内人),指的是穆斯林背景归主者,且留在(或回到)穆斯林的圈子内生活,并保留他们在当地社会中的身分。而局内人运动(Insider Movement)只是一个在穆宣特殊情况的描述,并非鼓励穆民归主后,要成为保留穆斯林身分,甚至继续参与原来的祭仪。

胡牧师举例,像一位创启地区的维族人称自己为穆斯林时,他的潜意识裏是看重自己「戴花帽、珍惜食物及爱唱歌喝酒的人」这个维族人的身分,胜过自己的伊斯兰教徒身分。另外像居住在香港的巴基斯坦籍移民,他们在一定的时间会去清真寺,这样的习惯来自于他们原本国家的「文化传统」,而不一定是宗教行为。

「福音处境化(本色化)的重点,是要让基督福音在接受者的生活和生命中,起着得救转化的作用,而不是停留在礼仪和称呼!」胡牧师说,把福音带进「万民」,需要处境化/本色化,才能被所传的对象明白、接受及内在化。特别是对于那些对于「基督徒(教)」本来就有反感,当地文化、社会也极度排斥基督信仰的穆斯林社区,更要以接近当地文化的方式,有智慧及策略去为主得人。

胡牧师表示,帮助穆民归主,在处境化需要两个「小心」,第一是:「不要异化叫人得救的福音」,再来是「不要随便异化同路人(穆宣工作者),过早的自以为义去批评论断他们在工场上的宣教行动」。但有一件事是有意进行穆宣的基督徒绝对不可以去做的,就是「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可以冒用穆斯林的身分进到穆民当中宣教」;还有虽然起初可以跟穆民用「尔撒」来称呼耶稣,但不可以为了带穆民归主,就将耶稣降格为「先知」,以及承认穆罕默德的位分。对于穆宣工作者而言,在传讲的内容中,一定要持守的真理底线就是「耶稣(尔撒)是神的儿子」,这是不能妥协的,不然就会成为异端。

百万穆斯林才2

郭俊豪牧师

不可将耶稣是神儿子降格
胡牧师举例,像「Chrislam」,这个把「Christianity」及「Islam」相结合,并把可兰经及圣经拉到同等地位的宗教,就是异端。而现在全世界穆斯林最多的国家是印尼,印尼有许多移工和外佣现在就在台湾及香港的境内工作,如何进到他们当中,以爱心和尊重,邀请穆斯林跟随耶稣基督,并且协助他们在回乡之后,可以成为穆宣的生力军,能把圣经真理说得清楚明白,这也是众教会及差传机构需要持续努力的。

会中包括中华福音神学院宣教学老师邱显正牧师、巴拿巴宣教学院教务长黄齐蕙牧师、浸信宣道会高雄武昌教会郭俊豪牧师以及中华威克理夫翻译会代理秘书长冯家熙弟兄做回应。

黄齐蕙牧师说,福音入台超过150年,处境化议题依然是很大的挑战。曾在中东地区多年接触穆斯林、带领他们认识信仰的黄牧师说,穆斯林这个群体有着很坚实代代相传的传统,穆宣要得着这个群体,可以用创意的方式来传福音;但持守基要真理是必要的核心,因为只有确实明白真理的穆民归主后,才能不断为主「结果子」。

邱显正牧师则表示,穆斯林的群体性很高,他建议初接触穆民时,可先捨弃规条,用说圣经故事的方式,帮助他们知道尔撒不是先知,而是神的儿子。像耶稣在马太福音的纪载中,就是因着「神的儿子」的身分而有平静风和海的能力。从历史及文化的角度而言,在穆斯林的世界,基督徒常被视作被西方文化汙染的不道德者,这同样需要更多清楚蒙召的穆宣宣教士进到穆民当中,花时间付代价去陪伴他们,让神来动工。

以尊重和爱心领穆民归主
郭俊豪牧师则表示,他在高雄跟许多印尼来台的移工有互动接触,他与印尼籍的宣教士配搭,帮助、带领他们可以遇见耶稣,这些是以「僕人」的角度来服事他们。毕竟,要回到本地本乡去跟族人传福音,这群移工是局内人(Insider),他们对所在地穆民的语言、文化以及风俗民情,比其他外来的宣教士更能贴近,这也就像当年安提阿教会的保罗及巴拿巴一样。

郭牧师说,当年唐朝时景教传入中国,就是融入本色化的文化,但在真理上坚持不妥协。他提醒,在穆斯林的群体中,确实因着过去的时代背景,对于基督徒有负面的观感;在跟穆民「搏感情」的时候,也要注意要用爱心和尊重,邀请他们跟随耶稣基督,而非以上对下的优越意识去指导。

冯家熙则表示,不同地区的穆斯林,其生活及文化的差异性很大,穆宣的工作很重要的一个关键,不在于(归主)人数,而是要不断地产生第二代(指结果子),而这也是福音本色化,不失去真理教导的一大挑战。

邱显正牧师并带领在场的人一起为着更多清楚蒙召的基督徒,在投入穆宣的工场时,能够有更高的文化敏感度,以本色化但持守圣经真理的策略去得着「以实玛利」的后裔归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