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蹭生活 >写作太用力会受伤,不用力却不切实──从《创作课》读文学这回事 >

写作太用力会受伤,不用力却不切实──从《创作课》读文学这回事

写作太用力会受伤,不用力却不切实──从《创作课》读文学这回事

「书写是异己与真我的拔河,我们身上存在着另一个迷失本性的自己,书写让你拨开迷雾,看见真实的自己,用这真实的目光看世界,或诗意或失意,但都没关係,活生生的生命就在那裏。」

这就是创作课的起始。许多作家在进行写作前,都会进行一个文字或符号的仪式,那幺,阅读这本书之前,这段文字就是一种仪式。放轻你自己,放宽你的标準,这本书传达的不是创作的形式技法,比较像一部心法。

芬伶老师透过细腻的文字娓娓道出文学与人生的关係,从过往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文学摸索过程,到为人师的喜悦,到时代转变后的失落,再到卸下教师包袱后的感触,文笔感性与理性兼具,回忆人生之余,又不乏自我解嘲,或许其中得到的是更多内省与满足。

「创作有能教与不能教的,不能教的是天分还有技法,而创新不能教」,学会了观察,就能写作。但文学并非只有感性,过多的感性会让读者不知道文章的意旨,文学伴随着逻辑。其次,华丽的词藻像文字表演秀,失了韵味。真正好的文章并非透过複杂多元的技法表现,而是蕴含气韵──一种经得起时间淬鍊的作品──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读「经典」。

经典的背后总隐藏着敏锐的观察家,透过说反覆验证的方式写出理论,这理论经得起讨论。在这漫长的摸索过程,作家分为天才与平凡人两种,前者伴随着老灵魂,能一语中的刻画出酸甜苦辣,却不一定能永恆;后者如新生儿须慢慢学、慢慢写,急不得又慢不得,写作,是条漫长又寂寞的道路。

但我们能轻易掌握全部文体吗?答案是太难了。若将文学喻为人生,掌握所有文体,等于掌握了好几种人生,太累了!不同的文体有不同的写法。写散文要放鬆,轻轻地、淡淡地,让读者捨不得读完,读完又有余韵;诗体,作者用隐喻的手法,带着疏离的面具,迅速且有力;小说,则更为缜密而细緻,人物、故事情节的複杂度,影响了短篇、中篇和长篇的选择,短篇写的太长,失了焦点,长篇写得太短,言之而无味。

长度如何拿捏?需要经验也不能贪心。

作者回归创作的初始,习惯从身边的人取材,却又认为会将身边人的命运写死。但,创作仅仅是创作,只不过专注于身边的人,习惯将巧合做出因果的解释,很浪漫却太浪漫。

写作太用力会受伤,不用力却不切实。最后,作者以三十年的投入,在退休之际,该结束了吧贯穿整本书。戏演完了,也知道了所谓的文学是怎幺一回事了。

►►帮你按部就班完成第一个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