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嗨生活 >宪兵抓赌记 >

宪兵抓赌记

军方三申五令严禁眷村住户打麻将,但我唸国中之前,村内还是常有几家固定牌搭子,每隔两三天就有哗啦哗啦洗牌声,令正逢青春期的二姊和我愤愤不平。 1971年,某个週末下午,隔壁家麻将声又起,吵到二姊和我唸书心情。我们忍无可忍,心生一计,悄悄跑到村外以公用电话打到宪兵队去。 不久,有点像侦探片一样,巷子口出现一名便衣男子鬼鬼祟祟在隔壁家附近探头探脑。又过十几分钟,突然啪啪、啪啪一阵皮靴齐步声,竟有一小队宪兵真枪实弹前来抓赌了。 眼见抓赌成真,二姊和我躲在屋内偷偷从窗口缝隙观看。由于宪兵阵容庞大,不少邻居纷纷出来围观,只见宪兵一再敲门要求打麻将人家开门,但里面不开就是不开,宪兵也未破门而入,双方僵持不下。

宪兵抓赌记 又过一段时间,宪兵仍在屋外守着,里面却已毫无动静。原来,几个打麻将的人已从后门溜走,宪兵根本不知竟有后门,最后无功而去。这群宪兵走后,几个打麻将邻居鬆了口气,慢慢从后面巷子走到前门来,屋主太太则愤怒的大骂检举者。 结果,住我家对面的刘妈妈因家裏有装电话,竟被麻将屋主太太质疑是报案的罪魁祸首,双方当众大吵一架,二姊和我躲在房间大笑不已!(事隔十多年某日,竟从报纸获悉,屋主女婿荣升警备总部中将政战主任。) 后来,村内又发生一次宪兵抓赌事件,到底有没有逮到打麻将的人?我迄今早忘了,但摸着良心保证,这次绝对不是我和二姊打的电话。 我是二十七岁才学会打麻将,牌技与跑新闻功力成正比。结婚后,每次农曆春节,都会陪岳父和连襟切磋,愈来愈能了解牌桌上人生哲理,也重新体会眷村邻居关门打麻将心境。 不管冬天或夏天,几个眷村邻居在一起打麻将,边搓边聊,闲话家常,输赢几十块或上百块,人生一乐也!二姊和我当年真不应该去找宪兵队抓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