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嗨生活 >写作与阅读的过程,本身就是种时间旅行 >

写作与阅读的过程,本身就是种时间旅行

写作与阅读的过程,本身就是种时间旅行

某些作者读的书数量又多、涉猎的範围又广,加上记性又好,讲一件事可以跳跃牵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后居然还能让人目瞪口呆地把话题绕回来。

不过这种知识储量很大的作者,写作的笔调不见得都一板一眼。他们之中有的叙述语气相当温厚,有的简直像诗,有的读起来是很理所当然的学者调调,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也有的像是讲话有学者调调的酸民。

读这种作者的书,会让人出现奇妙複杂的感觉。

首先是发现某个自己不算陌生的东西被这样的作者一讲,居然和很多自己不熟悉的其他东西连结起来了──那些不熟悉的东西有的是同一个领域的不同成员,有的根本就完全像是从没听过的外星产物。

再来是同时感到兴奋和挫折──兴奋的原因是突然发现,原来对于自己不算陌生的那个东西,还是有很多有趣的、辐射出去的知识可以探究;挫折的原因则是因此想到自己还有很多功课没做,和段考时连题目都看不懂、但发现邻座同学唰唰唰写得眉飞色舞的心情一样。

第三是在阅读时看到他发酸讽刺某些物事也跟着贼贼笑起来了。因为自己渐渐浸入了作者的视角,虽然明白自己有很多东西还没读还没理解,但好像也己经和作者一样傲视一切、能够一眼说出某个东西欲盖弥彰的缺陷了。

所以这种书一向会读得很愉快。

例如这本《我们都是时间旅人》。知识跨度广远、文字叙述流畅,而且作者葛雷易克的嘴又酸又贱。

这本书讲的不是怎幺进行时间旅行,而是「时间旅行」这事在虚构作品及科学研究里曾经如何、有什幺影响,以及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时间』是什幺?」

(你可以试着回答看看。你会发现只能用有「时间」意涵的字眼去解释「时间」──但这样就不算什幺解释。)

不过这书里有个有趣的说法:写作与阅读的过程,本身就是种时间旅行。

作者讲的当然不是介绍古早历史或未来研究的作品,而是创作、阅读与作品之间有趣的因果关係。

但话说回来,读读直接讲述过去的作品,的确也种「时间旅行」。

例如读这本《台湾时光机》。

▶▶看看最新上架的电子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