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生活墙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上海老城黄浦区府谷街,这条狭窄又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门前书写着「丽水浴室」几个朱红大字,看似不起眼的灰暗建筑,却浓缩了老上海人对公共浴室的百年记忆。「孵浑堂」曾是上海人重要的生活方式,寒冷的冬日里,去公共浴室里洗把热水澡,爽身又舒心。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这种老上海的大澡堂子,全天就一池水,所有的浴客来了都在浴池里泡。水浑了,人乾净了,一天的疲劳也就随着蒸汽飘散了。「浑堂」,也叫汏浴间,是上海人对公共浴室的称谓。现在,这种「浑堂」在上海越来越少。据上海沐浴行业协会的数据,整个上海滩能保留下的「浑堂」最多也就20来家。黄浦区府谷街的丽水浴室,就是其中资格最老的一个,建于1910年左右,到现在已有100多年的历史。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府谷街狭窄又杂乱,巷子一头是新建起的高楼大厦,另一头已被拆的面目全非,百年老店丽水浴室,就夹杂在这一新一旧之间。过去上海人家里条件不宽裕,十几口人挤在四五十平米的房子里生活是常见事儿,没有独立卫生间,更别提浴室了。上世纪7、80年代最辉煌的时期,每天有3、4千人来此洗浴,队伍可以排出一公里之外,而现在却是门可罗雀,主要靠住在附近的一批老客维持门面。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条件改善,很多人住上了大房子,拥有独立卫生间和大浴缸,浑堂开始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儘管浴资保持在相对便
宜的人民币13块钱,但老浴室的营生还是日渐萧条,门口收帐的师傅因鲜有浴客上门,常常会坐在那发呆,或索性打起盹来。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来这里的老浴客,年龄大多超过一甲子。浴室也努力地保留着一个「浑堂」的「範儿」:洗澡前要先购买「筹子」。筹子分为男子部、
女子部、擦背、扦脚、助浴等,都是很早之前定做的,现在已很难见到。竹製的筹子,外表被磨得光亮发黄,但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地
写着对应的服务。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沿着楼梯拾级而上,二楼左边是女宾区,右边是男宾区。一楼的楼梯旁有一面镜子,上书「欢迎光临」。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师傅
也说不清,这面镜子是在什幺时候装上去的。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二楼的女宾区,对于一名男摄影师而言,这里是永远的禁区。从进出的女浴客数量来看,女宾区的生意要远差于男宾区。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走进男宾区,映入眼帘的是四十多张沙发榻,这里是供浴客休息的大厅。客人中多为中老年人,赤条条地盖着毯子,抽着烟,喝着茶,
聊天看报,听收音机,有人或者谁也不搭理,索性昏昏欲睡。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老浴室曾经还有一个特色:叉衣服。从前浑堂内不设更衣箱,浴客脱掉衣裤,服务员就用一根长柄叉挂到天花板上,没有工具的话谁也
够不着。那个年代,大家穿的衣服款式和颜色都比较单一,浴客又多,服务员要记住哪件衣服是谁的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现在随着时代变迁,浴室都用上储衣柜,衣服和贵重物品全部存放在木质柜子里,往昔那种屋顶挂满衣服的盛况已然不在。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一名浴客赤条条地走进浴区。老上海人把泡澡称作「孵浑堂」,孵,上海方言里带点懒散鬆驰的意思,而浑堂,顾名思义就是水要浑,
内行有个说法叫「生水」和「熟水」 ,生水比较乾净,洗澡的人多了,水就变浑,变浑后的水就是熟水,老上海人认为,熟水对人的身
体比较好。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洗浴区除了大池子外,还能淋浴,也有师傅提供搓澡服务。过去洗过大澡堂的北方人都会有印象,浴池有时人多的难以立足,就跟下饺
子一样,上海人没有吃饺子的习俗,同样的情形,他们比喻为「插蜡烛」。不过,现在很少再会出现当年的情形,浴客可以在里面边搓
边泡,直到满意舒服为止。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搓背时,浴客正反面都被严严实实地搓过一遍。师傅手势「给力」,用劲够大,搓得皮肉发痛,搓完,又拿出沐浴球涂了肥皂在浴客身
上抹一遍,最后从浴池里舀一盆水,全身沖一遍。而浴客躺在那里,闭目享受着被搓泥除垢的阵阵快意。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一名浴客在淋浴,通常这是离开澡池的最后一道程序。浴区门口右手贴着的「下身毛巾」,是提醒浴客,擦拭身体下半部分的毛巾要分
开放,会重点高温消毒。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泡完澡,出门左手边就是放置「上身毛巾」的泡沫箱子,用来擦拭上半身,白毛巾非常烫手,但用烫毛巾擦身上,很是舒坦。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洗浴区外,负责控制锅炉房的师傅要时刻进来检查水温控製表,当水温达到55度时,他就得关掉开关。老早浴室採用的是烧煤的锅炉,
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演化成烧柴油或者用电。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跑堂师傅把高温消毒的毛巾放入泡沫箱子,供客人取用。据老师傅讲,当年这些毛巾并不存放在此,而是飞来飞去的,师傅们随手一
甩,滚烫的毛巾就到了浴客手中。浴客接过一条绞得紧巴的滚烫毛巾,两手交替「呼呼」地解开来,再擦一把收汗。现在都不那幺乾了,时间也改变着老浴室的传统。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两位师傅将消毒后的毛巾折成方块,以供客人取用。一般客人洗完之后会给两条毛巾,一条帮助擦身,留一条交给客人。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浴客们先完澡回到躺椅上,并不急着穿衣,而是要杯茶,抽根烟,修修脚。累了,就乾脆小睡一觉。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一位刚刚泡好澡的老人在休息大厅里擦脸。许多人都在这里洗了至少4、50年,他们认为这里的水好,温度适中,在上海滩找不到第二
家了。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老浴客们在休息大厅赤条条地盖着毯子,喝茶抽烟,看报聊天,这个休息大厅有四十多张沙发榻供浴客躺卧,当年都是要预约等位的,
现如今除了个别年纪特别大的老人依然「霸占」着个人的专位,其他的沙发榻还是有空位的。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80多岁的周大爷躺在自己专用的位置上,几十年来,他一直霸占着那个位置,自从附近的房子被拆迁之后,儿女们搬进了新房,他因为
离不开老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索性在附近又租下一间屋子,每天都在这里泡澡打盹,安度晚年的时光。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一名老浴客在泡完澡后大口大口地吸烟,他的脸上及额头渗出一粒粒汗珠,这是身心放鬆的时刻。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休息大厅旁边的墙上,还贴着诸如「拔罐」、「刮痧」等新增项目。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浴室虽然几度重新装修,但依然保留着六七十年代的瓷板地砖,对于当年来说,这是一种「豪华」的象徵。
杂乱的弄堂尽头有栋三层小楼...记者深入探访「上海老式澡堂」
一位老浴客洗得浑身舒坦,提鞋步出浴室。如今,丽水浴室主要靠这些老浴客才勉强维持运转,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笃定地躺到沙发榻
上,喝茶、看报、聊天、打盹,保持着最初的生活习惯。有人戏称为这是一种「穷人的养生」方式,也有人说,这是老浴客在丽水浴室
这个特定的环境里,为自己营造的一种江湖,外面的世界在变,这个江湖不会变。不过,动迁的步伐一天天临近,丽水浴室还能开到什
幺时候,谁也不知道……
转载自微信上的中国
看到牌子让我想到神隐少女与河神XD

相关推荐